網站標志
全站搜索
 
 
驚險+彷徨+郁悶 第一批Offer的背后
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布于:2012-05-08 00:43:3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他們是同學眼中令人羨慕的一群:當大多數人還在經受一輪輪筆試、面試的煎熬,苦苦期待第一個Offer(錄用通知)的降臨,他們已經“修成正果”,找到理想的工作。有的甚至已是幾個Offer在手,變被動為主動,開始挑選公司了。

  其實,這些“幸運兒”的Offer來得也不容易;而太多0ffer在手,竟然也是種煩惱。

  趙泉是上海一所著名高校電子工程系的研究生。別以為學歷高,大公司就會看中你,研究生求職,不比本科生順利!虧得趙泉亡羊補牢,靠一封E-mail挽回了他的前程……

  得0ffer:E-mail救了我

  幾個月前,一家世界著名的IT公司到學校開宣講會。為引起這位大雇主的注意,除事前對公司相關資料作好充分“預習”外,會后我還特地與公司部門經理攀談了一番。經理對我印象不錯,臨走還給了我一張名片。

  這家公司挑選人才十分苛刻,共設了1輪筆試和3輪面試。公司在我們學校有個筆試考場,本校絕大多數學生都被安排在這個試場。只有8個學生例外,被“調遣”到西南角的交通大學閔行校區考點,我不幸地成為8個“流放”人員之一。

  忙亂地查找交通地圖,科學地計算從東北角至西南角的捷徑,即便如此,單程也耗費了我2個半小時,趕到那里,已是下午1點半。在交大食堂里匆匆扒了兩口飯,疲憊不堪地坐在交大筆試生的包圍圈中,孤立無援的感覺油然而生。

  更糟糕的是,下午2點通常是鄙人“會周公”的時候。特別是經過那么一折騰,眼皮早就耷拉下來,考卷上的字也開始跳Hip-Hop。手指硬扯著眼皮,終于撐到倒數第10題,筆尖剛觸到題號,“叮———”考試時間到。還沒反應過來,試卷就被別人抽了去……哎!面試,拜拜了!

  回到宿舍,越想越氣。回想試卷上的題目,不敢說是小菜一碟吧,以本人的智商,應該是沒有什么障礙的。怪就怪那個考場“調度”把我扔到這么偏僻的“客場”,剝奪了我的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。

  猛捶著桌子出氣,突然瞄到桌上那張部門經理的名片。小心翼翼地捧起這根“救命稻草”,給經理發了封郵件,先把自個兒的“竇娥冤”狂吐了一遍,然后詳細陳述自己的實習經歷、獲獎情況和成績名次,最后再次表白,十分渴望能夠進入他的部門。

  次日,我神速地收到了他的回信,他通知我直接進入“二面”。這次可真算是因禍得福!由此明白,實力是基礎,爭取工作的態度也很重要,認定了屬于自己的,就一定要爭取!

  John來自一所著名外國語大學的國際會計專業,幾天前,一家實力雄厚的跨國企業剛給了他Offer,此前,他已經順利“搞掂”了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中的3家。當談到那4個含金量極高的Offer時,他用手指比畫出一條高低起伏的波浪線:“那段時間,我的心情就像是坐電梯。”

  等Offer:心情像坐電梯

  我是我們班第一個接到德勤會計師事務所“一面”通知的人。面試我的那個Manager大概被我侃暈了,一個勁夸我聰明,面試結束后還主動送我出辦公室。出了公司的門,心里那個美啊,滿懷憧憬地籌劃起了“二面”的戰略戰術。可沒想到,那天以后,他們就像是把我忘了一樣,一個電話、一封郵件也沒有。我們班后來去“一面”的幾乎都拿到了“二面”通知,就我沒有!我真是想不通:論實力,我就算比上不足,比下總有余吧;論表現,那天應該沒犯什么錯呀!難道面試官頻頻沖我點頭微笑,只是一種習慣性表情?

  那段時間我就這么自己瞎琢磨著,整天眼巴巴地看著手機,一看到陌生的固定電話號碼呼入,立刻心跳加速,然后深呼吸,用極冷靜的聲音優雅地說出———“喂”。每天中午和晚上睡覺前,我都準時檢查2次E-mail,但郵箱始終是空的,我甚至懷疑是不是郵箱壞了。這么折騰了10幾天后,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。

  那天上午手機響了,我一看號碼,不熟!心想可能是德勤終于想起我了,我按下接通鍵時手都在發抖。

  “您好,我們是德勤公司,首先非常感謝您對我們公司的關注。”我一聽,心就涼了半截:典型的冠冕堂皇式開頭!電話那頭繼續說:“您在第一輪面試中的表現非常出色,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”聽到這里,剩下那半截心也涼了:完了,肯定遭拒了!我盡量掩飾沮喪,心不在焉地接著聽他怎么把剩下的惋惜、抱歉說出口。“由于您的出色表現,所以我們決定免去第二輪面試,直接錄用您了!”啊?我沒有聽錯吧?!原來只是等“二面”通知的,沒想到竟然等到一個Offer!

  也許是這個神奇的StraightOffer真的帶來了好運,當天下午我又接到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錄用通知,后來更是一路順風順水,“斬獲”了另外兩個Offer。現在想想等回音的那10幾天,真是夠磨人的!

  Cathy出身名校新聞系,至今已手捏兩家“四大”、一家跨國企業的管理培訓生、一家著名IT公司和一家滬上強勢媒體共5份錄用意向。面對截然不同的未來,Cathy感嘆:“Offer多了,其實也很煩的!”

  挑Offer:我的郁悶誰了解

  那家媒體就是我大實習的地方,采訪啊寫稿啊這些事情都已經很順手了,同事之間也很熟,在那里工作應該是首選,當然要投簡歷;我這個人興趣廣泛,又喜歡商界瞬息萬變的挑戰,所以也投了一些公司;“四大”是最先過來搶人的,去會計師事務所好像也不錯,起點高,行業又有前途,于是也投了,就是聽說小姑娘做審計太辛苦了,人會老得比較快。

  沒想到,現在Offer一下子都來了。別人看我這么挑挑揀揀的,以為我很幸福,其實壓力真的很大!沒有社會經驗,我們特別容易被一份職業光鮮的外表吸引,像今年流行招Trainee(培訓生),大家就都去報,但不是每家公司的培訓生,你都適合應聘:做財務的要心思細密,做銷售的要腿腳勤快,做市場要觸覺敏銳,做行政管理要統攬全局……要是冒冒失失入錯行上錯船,以后哭都來不及!

  其實我蠻想跟同學聊聊這些事情,聽聽他們的意見,但又不敢多問多說,怕影響他們的心情———畢竟現在沒找到工作的還是大多數,免得別人誤會我招搖炫耀。說不出的郁悶啊:看著一個個Offer馬上就要到Deadline了,我還沒定方向,感覺有些迷茫和無助……

  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的Ealin同時被3家外企相中,最終她選擇了其中規模最大的一家跨國公司。說起為何拒絕了另外兩家拋出的橄欖枝,Ealin皺起了眉頭,“說真的,我覺得有些對不住其中一家,拒了它真不忍心!”

  拒Offer:其實很想謝謝他

  A公司的第一輪面試,是我的“處女秀”,我準備得很充分,從最常見的學習成績、個人愛好,到最隱私的有沒有男朋友之類的問題,都事先演習了一遍。但一見到面試官,感覺完全不同了。他抓住我的論文問了幾個問題,其中有些專業詞匯我聽都沒聽說過,“Par鄄don”了三四遍還是沒聽懂,只好悶頭亂講一通,英語和中文急得都一塊蹦出來了,最后只好狂說“Sorry”。

  面試結束后,別說拿Offer,我對進入“二面”也基本不抱希望了。正在心灰意冷之際,那個面試官和藹地對我說:“從簡歷來看,你是非常優秀的,但你今天沒把優勢發揮出來。”聽他這么一說,我覺得自己特別委屈和失敗。

  面試官也看出了我的沮喪,安慰道:“沒關系,你缺少的只是經驗和技巧。第一次面試都是這樣的,不過你就這樣去‘二面’、‘三面’,肯定不行。”接著他開始現身說法:“我第一次面試的時候,緊張得連自我介紹都說不完整。后來輪到自己面試別人了,才發現面試官其實也希望多交流的,你別怕犯錯,盡量多說,很快就會放松。”“有些問題其實是陷阱,比如那個關于論文的問題,我自己也答不上呢!我只是想看看,你對學科的前沿知識是不是留意。”……一陣“和風細雨”,讓我醍醐灌頂。

  后來也常想起那次面試的經歷,如果當時沒有面試官的開導,我也許至今仍沒走出失敗的陰影,甚至連自己輸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  我最后還是沒有選擇這家公司,可我很想能夠當面謝謝那位面試官。

腳注信息

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重慶正宏會計師事務所

 

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图